沿海地帶

關於部落格
  • 794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REBORN!] [6927] Time Refraction




Time Refraction
 




 
他從不認為自己是個感性的人,也不敏銳,甚至常因忽略一些小細節而吃子彈。但是,遲鈍如他,最近竟也漸漸覺得自己的經歷確實相當與眾不同:人生的一半都還沒走完,參加過的葬禮就快要比自己的歲數還要多了。
連僅剩那麼一丁點的幽默感都變得殘酷起來,多諷刺。
 
「吃飯了嗎?」一面解下自己的手錶放到桌上,他一面隨口問道,對象是坐在窗邊沙發上的人,半背對著他,沒有回話,只舉起手中冒著熱氣的馬克杯……從香氣來判斷,內容物是咖啡。
他搖搖頭,不想再追究那傢伙到底有沒有吃過東西,先去廚房將一片厚片土司抹了巧克力醬後塞進烤箱,再回房將自己的衣服換下來,順便簡單梳洗一下,不久之後,一聲清脆的「叮」傳來,原本飄散在室內的咖啡香又裹上一層濃郁的可可香。
端著酥脆的巧克力厚片出來時,他發現那人姿勢完全沒變。
將盤子放在桌上,他終於嘆了口氣,再度打破沉默。
 
「為什麼不去?」
眼前的人一身素面白襯衫與黑西褲,襯衫下襬甚至反常地紮得規規矩矩,領口扣子也只開了一顆,黑色領帶與外套就整齊地擺在旁邊,上頭放了一把雪白的花束。
……你不是有去嗎?」
「少來,你們不是朋友嗎?」
「才不是朋友。」
……好,是我用詞不當,但你們關係不錯吧?」
「也就聊過幾次而已。」
「這就夠了啊,你也不看看你有跟誰『聊過幾次』……
越顯不耐的語氣最後被一聲吐司咬下的清脆聲響截斷,他看著這人好整以暇地咀嚼,眼睛從來沒看向自己過,帶點絕望地又嘆了口氣,無力地坐到旁邊的雙人沙發上。
「明明、花都買好了不是嗎……
像羽毛般輕輕的、自言自語似的嘆息,帶著一絲遺憾,卻終於讓那人稍稍側過頭來瞥他了一眼,但下個動作卻是將那杯喝到一半、仍然冒著熱氣的咖啡往他眼前一放,意味非常明顯:閉嘴。
火大地瞪了那傢伙一眼,他將自己移動到沙發另一邊,並用力掀開放在桌上的筆電螢幕,等待開機的時候,他半賭氣地抓起馬克杯啜了一口,並打定主意:如果喝到自己討厭口味的話就要把嘴裡這口吐到那傢伙臉上(髒不髒啊)──但卻發現是自己唯一能接受的拿鐵,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吞下去。
有一陣子,室內只有他敲打鍵盤的聲音,還有厚片土司被咬下的酥脆聲響。
 
他一直不是很明白這人的行事作風,從以前到現在,都是。
雖然最近學會了發問,但問題往往都無法得到解答。
一邊瀏覽著網頁,心緒卻一直無法集中,胡思亂想了一陣子,終於回歸現實時發現旁邊似乎已經很久沒有傳來動靜,於是他轉頭看去。
 
原本拿著吐司的手上不知何時換成了花,那束花就跟那個坐姿一樣,鬆鬆地靠在裹著白襯衫的胸膛上。那人整個背脊都貼著沙發椅背,但頸項卻是微微使力挺直的,連同下巴一個幾乎微不可查的上揚角度,竟有種既頹喪又驕傲、不肯屈服的矛盾差。
午後淡淡暖金色的陽光灑了進來,那人明亮得不可思議,但窗外樹葉的陰影正好落在那張臉的右側,強烈的明暗對比之下就像是某種暴力的刺青,在枝葉切割的暗影中,那隻右眼仍然隱隱折射出細小的血紅微光。
 
是因為臉上的那片陰影,還是那比別人多了六次的人生,才讓這個明明只跟自己相差一歲的人,看起來滄桑得令人心驚?
如果強大力量的背後,是連他人記憶都要一併承擔的話,會不會太沉重了?說到底,那些都只是別人的人生,如果除去那些,還剩下什麼呢?
還剩下什麼呢?
或者說──在他眼前的這個人,是誰呢?
 
那人難得完全放鬆了戒備,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,也正因如此,才讓他終於看清那人身上強烈散發出來的空氣感,明亮,透明,彷彿能讓指尖穿透而過的身影,明明就在自己身邊,但眼神卻似乎一直看著自己未曾知曉的遠方。
然後他突然有點領悟了,不管是那人的想法,或者是那人的存在。
既在這裡,又不在這裡。是他,也不是他。這就是那個人。
他確實跟那位行者道別了,用他自己的方式,比什麼都要深刻。
 
不過,真奇怪呢……
明明跟個幻覺一樣的人,怎麼都不會擔心這傢伙不見呢。
 
還沒思考出答案,那人就回過神來,也轉頭看向他。
「我還是很餓。」
……你果然沒吃飯對不對。」
「我想吃薯條、大O克,附餐飲料要換熱可可。」
「你以為你在麥O勞點餐啊!」
 
──為什麼都不會擔心?想必是這傢伙太欠揍了吧。
 
他從不認為自己是個感性的人,思考總是一直線,吐槽比什麼都快。
但那天下午,他覺得自己確實看見了,隱藏在時光的沉默陰影中,無意間被折射出來的,透明而直率,那人某一面的真實。
 
 
- - END
 

 
[後記]
Refraction,意為「折射」,在這裡特指光學上的折射。
關於標題,我有時候都會陷入某種迷思(或者說情結)。大部份時候,我會使用中文優先於其他外語,但有時候,偏偏外語比起中文字看起來更有感覺(例如信差就是全英文標題,這也跟我想要營造的異國風情有關)。
Time Refraction,這是我想要的視覺效果,簡潔銳利(文藝又冗長的標題還真的是要看時機使用呢),但卻犧牲掉中文字所帶來的「情感」。起初我的發想是「時間的縫隙」,從過往時間中取出一塊角落,一個片段,它卻隱隱地閃爍發亮──那不就是時光嗎?「時光的折射」……要怎麼用英文表達出時間如同某種光、是能夠被「折射」的呢……
中文真的很美啊,但是要用得好……好難啊。
 
……唉,又囉嗦了。最近實在忙得快要喘不過氣,覺得再不寫點東西就要死掉了,於是有了這篇短打,雖然可能還不甚理想,有許多小細節待修,但這些都留待以後再說吧。
寫的時候,刻意想要造出雖然沒有明說、但卻知道這兩人是誰的感覺,在完成之後,卻又覺得,這是那兩人沒錯,但──也可以不是那兩人。仔細想想,或許你也會有能夠代進去的、跟那個「他」極度相似的熟人。
 
曾經開玩笑地對友人說,之所以寫字,是因為沒有任何人會有耐性聽完這些囉哩叭唆的幻想(或者該說妄想),但是最近越來越覺得,我講得真是對極了。
無論如何,雖然經常後記都快比本文長了,謝謝包容我的妄想直至今日、無比耐心看到這裡的你。
 
- - 2011/10/10

P.S. 對了,順便一下,親愛的澤田綱吉,生日快樂。(你真的去死好了)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