沿海地帶

關於部落格
  • 794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REBORN!][6927] 刪節號

 
 
 
刪 節 號
 


 
刪節號:「……」
占行中兩格。用於節略原文、語句未完、意思未盡,或表示語句斷斷續續等。
 
  ※
 
「……喂,你能不能--噢!澤田綱吉!你輕一點可以嗎!」
 
隨著一聲彷彿忍無可忍的怒吼,澤田綱吉的右手先是機械性地又動作了一次才停下,捏著手中光滑的黑牛角,然後臉部幾乎要抽筋起來似地皺眉又撇嘴,非常慶幸眼前這片光裸美背的主人現正背對著自己,才能盡情地露出在平時絕對會被打的極度不耐煩表情。
「刮痧不用力就等於沒效果啊,誰叫你就是不去看醫生。」
他丟下黑牛角,一面從旁邊裝著蒸騰熱水的臉盆中擰起一條毛巾。
「你有什麼意見嗎?」
他沒回答。毛巾裡的水被擰進臉盆時造成有點大的嘩啦水聲。
「說啊,我不會生氣--噢。」
接著他把熱毛巾敷上那人的裸背,原本挑釁意味十足的話語立刻被一聲毫無說服力的舒服呻吟截斷。
 
事情的開端都是很微小的。
原本一開始只以為是睡覺時不小心著涼所導致的喉嚨痛,然後病情在之後兩天急速加重,不僅四肢痠痛無比而且開始咳嗽,終於意識到大概是得了流行性感冒的時候,據說已經是六道骸出現感冒徵兆後的第八天。知道這件事情時,澤田綱吉又氣又惱,生氣那傢伙每次對自己的事情都這麼沒神經,惱怒的是他還死不去看醫生,說什麼「睡幾覺就會好了」,那你現在就不要給我咳得像肺癆末期啊。越想越氣。
然後是今天,早上六道骸仍舊很不怕死地出門,但他回來時就跟澤田綱吉說「不知道為什麼有點暈,胸口悶悶的」。他瞪著六道骸,心裡翻了無數個特大的白眼--穿多一點是沒錯,但沒叫你把自己包緊緊到中暑啊!今天寒流來欸先生!這一看就知道是中暑的臉色會不會太誇張!
當下他也沒敢把自己的任何一句吐槽說出口,只是半命令式地叫骸坐好要幫他刮痧。
一開始按摩耳後跟脖頸一帶的風池完骨那些穴道時,六道骸還舒服得像隻大貓一樣發出輕微的哼聲,但接下來到肩膀(筋絡好像有點不順、他要抓起整條筋時費了不少勁)還有背部,工具由雙手換成黑牛角時,痛苦的悶哼就多起來了。
他敢發誓自己絕對沒有半點報復的心態,而且他用上的手勁幾乎不到五成。
 
「我只是不喜歡……」
因為背對的關係,他聽不清楚骸在咕噥些什麼,「啊?你說什麼?」
「沒事。」
他挑了挑眉,不置可否。手上的黑牛角繼續動作,一邊往下塗抹潤滑用的青草膏,但在注意到骸的背上似乎多了一些東西時,他的動作就不自覺的放慢下來。
奇怪……以前有這道疤嗎?還有這道縫線……啊、又一個疤……
仔細一看才發現,骸的背幾乎布滿了深深淺淺的疤痕,有些已經淡得快看不見了,有些顏色卻還是很深,能想像出當下創傷的嚴重程度。密度之高讓人有些心驚肉跳。
「你背上怎麼這麼多疤痕?之前就有了嗎?」
他隨口問道,但六道骸只是心不在焉地應了幾聲,似乎還在跟黑牛角帶來的疼痛苦戰。
不過更令人在意的是黑牛角刮過之後,皮膚漸漸浮起的、大片大片深紫紅色的斑斑點點。數量也太多了吧……他盡量不去聯想到幾年之前那座冰冷水牢的可能後遺症,只告訴自己大概是感冒加上中暑的雙重影響。
很有誠意地連雙手也幫他大少爺服務完了,然後他把黑牛角和青草膏塞進六道骸手裡。
「你趕快去洗澡,水開熱一點,然後從脖子開始,避開喉結,由上往下到胸口--」
「咦?不要。你也幫我弄--」
「休想。」
口氣理所當然的要求還沒說完就被他一秒拒絕。
兩人僵持,他瞪著上身全裸(請相信他心裡真的沒有任何邪念)、微微皺眉又睜大眼睛直勾勾盯著他看的骸(那表情竟然讓他覺得像是什麼小動物--拜託!這傢伙哪裡「小」!),不知道為什麼臉就有點燙了起來,他別過臉,一邊抓著六道骸的肩頭把他轉了方向往浴室推。
「好啦快去,你這樣小心感冒又加重--」
「不要推我喔澤田綱吉。」
 
  ※
 
之所以學會刮痧跟按摩,其實是因為他那個總是像老頑童似的老爸。
每次老爸從所謂的「旅行」回來時,都會半強迫地要他幫忙按摩之類的,舒活筋骨。那時候還小,肌肉跟手勁都很弱,即使用盡吃奶的力氣把全身的力量都壓在那根牛角上,也只能在那片黝黑精壯的背肌上頭造成一點淡淡的紅色,但每次老爸都會笑得一臉滿足地說:「啊,我們家綱吉真的是個好孩子。」
現在長大了,也有力氣了,但那個總是纏著他要他刮痧的人卻不在了。
 
聽著浴室傳來嘩啦的水聲,澤田綱吉握著遙控器坐在沙發上,看著電視機正在播著一部關於一群夥伴出海冒險的動畫。他想大概是自己的理解力真的有限,喜歡的節目幾乎都是動畫片,而這部是他只要有空就會準時收看,沒空也會另外再找時間去網路上看的、最喜愛的卡通。那群勇於冒險犯難、總是面帶笑容的主角們,會讓他想起從前的荒唐與美好。
浴室的水聲停了,一會兒之後就聽到裡面的人打開門走出來的聲音,但他只是盯著眼前已經重播過很多次但還是非常喜歡的橋段:啊--他們成功搭上那道衝向天際的海流了、衝啊--
然後他感到沙發往旁邊陷下去,肩上也一沉──
「啊、骸你頭髮沒擦乾不要靠過來──喂!」
六道骸置若罔聞,在他肩膀上印出一大塊水漬之後,就把自己的頭顱當成壓路機,往下一路「嚕」過他的胸膛後抵達大腿,他正想不顧一切舉起手搓亂那個毫無防備的後腦的頭髮時,六道骸像自言自語般嗓音很輕的話聲傳來,阻斷了他一切動作。
「好像真的有好一點。」
「當然,不要小看這種民俗療法喔。」
雖然骸看不見,但他嘴角還是勾起了一個輕微的弧度。
 
「……醫院。」
已經習慣了這個人與思維一樣跳躍的發言,他稍稍將目光移開電視,看見腿上那個後頸,一片絕對不是因為熱水澡而造成的斑駁紫紅色,一路蔓延進T恤。
「醫院裡的人,都穿著白袍。」
低著頭,他沉默著,沒有回話。
輕輕碰上那個脖子,因為寒流來襲所以他手腳冰冷,難得自己的體溫比他還低。
 
「疤痕……」
擱在腿上的頭一直沒動,似乎盯著螢幕上的卡通。他不知道骸是不是跟自己一樣,根本沒在看現在的劇情發展。
「我討厭讓別人看到,可是身體不舒服會讓幻術變弱。」
「……但你讓我看到了。」整片,一大片,一覽無遺地看到了喔。
接下來是一陣不算短的沉默,讓澤田綱吉暗自思考著是不是要趕緊轉換一下話題,但腿上那隻毛皮帶著濕氣的大貓輕輕動了一下頭顱,帶著某種思索的弧度。
「……是你的話,無所謂。」
 
那個瞬間,一股熱氣挾著某種酸楚又疼痛的情緒席捲了他的鼻腔、臉頰及眼眶。他怕自己會因為壓抑不住而用錯手勁,卻無法停止自己有些顫抖的手指摩娑著那個泛著病氣紅紫色的後頸。呼吸困難起來,他眨著突然變得有些模糊的視線,努力想看清楚眼前的景象──不是電視螢幕上正放送著的、自己最愛的卡通,而是眼前的這個人,這姿態,他好想把這些銘刻進自己的腦海。
他想著,刮痧只能緩和初期感冒,還是得帶他去看醫生……然後,可以的話,跟他說,不是所有穿著白袍的人都想拿小孩子來做實驗喔,而且你長大了,那些都過去了……還有,疤痕的話……不遮起來也沒關係的,因為那就是你啊……
但最後,這些都只是在他的腦海盤旋,沒有衝出口。他想,也許未來的某一天,他可以把這些話語都告訴這個如此驕傲的人,但現在,他只想說……
 
「起來啦,幫你吹頭髮。」
 
 


 
 
-END-
 
 
 
 
 
 
【小記】
 
生活中那些細碎的美好是沒有說出口的刪節號,堆疊而成的是痛苦又甜美的當下。
是幸福嗎?見仁見智,但我想──也許是吧。
 
另,請不要被六道骸騙了,刮痧超~爽~ㄉ~(幹)
不過刮痧其實講究的是中醫上的氣血循環,六道骸嘛……嗯,我覺得他身體狀況應該不可能到很健康的地步,所以才有了這篇小短文。
第一次在故事裡賜死角色竟是家光拔XD,連我自己都意外。(靠杯)
 
我覺得我家的六道骸越來越不帥了,綱吉也是,是不是兩個人在一起久了就會原形畢露然後越來越無趣啊?(欸) 老夫老妻的相處似乎也很危險……
那麼以上,久違的短打,感謝閱讀w
 
 
 
 
 
 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